詩人必須明白,生活庸俗而平淡,是他的詩歌的過錯;
而生活中的人也應知道,藝術徒勞無功,過失在於他對生活課題缺乏嚴格的要求和認真的態度。-------巴赫金(M. M. Bakhtin, 1895∼197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