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yndy

「你老實說吧!到底昨晚去了哪邊呢?不要騙我。」

「妳看妳,又在那邊瞎猜了,我是加班陪客戶應酬啊!不要那麼愛疑神疑鬼的啦!妳再這樣子,任誰都會受不了的,好在我們還沒結婚,萬一結了,那妳不是更沒完沒了,管的更多了嗎?」

「不要講東講西的敷衍我,我可是有證據證明你不是陪客戶應酬啊,所以你最好老實招吧!不然別怪我撕破臉大家難看啊!」

「哼!有證據拿出來啊!我就不信,拿啊!拿來啊!有的話我頭給妳啦!」

「我,我就是有,只是我要看你是不是承認啊!」

「少來!別鬧了,早點睡吧!明早還得要上班,我也有會要開,懶的跟妳在這邊胡扯瞎攪和的,晚安。」

「你給我起來,不准你睡,除非你把事情說清楚!」

「我的姑奶奶啊,我又沒做錯事,要我講什麼呢?喔,那今天天氣還不錯,可以了吧?快睡吧!」

「還說沒事?猜猜我今晚遇到誰了啊?我大學同學阿美,還記得吧?她告訴我她看到你昨晚牽著一個很時髦的小姐在逛街,她說她絕不會看錯的,你說,昨晚你到底是真的陪客戶應酬嗎?只要你說,我就相信你,好不好?我不會追究的,只要你對我講實話。」

「唉唷,妳到底有完沒完啊?我說沒有就是沒有啦,要信不信隨便妳;妳寧可去相信一個不怎麼熟的同學,也不願相信自己最親蜜的人,妳這樣算是真的愛我嗎?我倒是很懷疑。」

「好啦!對不起啦!算我多心了!快睡吧!嗯……我愛你。晚安。」

笠日早晨。

「今晚我不回來吃飯啊!晚上同事聚餐,不好意思不去,妳也知道的,這種聚餐是打聽公司內部小道消息最快的管道了;妳不是老希望我快點升上經理嗎?到時薪水也會多一些,就可以帶妳去買更多的東西了呀!」

「我懂,那……你大概幾點會回來呢?要我等你嗎?」

「不用等我了啦!說不定會很晚,妳先睡吧!我會儘早回來的。」

「喔!好吧!你要知道我相信你的,你也知道我有多愛你,所以,不要騙我!」

「妳夠了沒啊?昨晚就告訴妳,根本沒有事,妳就非得要疑神疑鬼的,弄的氣氛那麼差妳才高興嗎?是我在賺錢養妳的耶!男人應酬是天經地義的事了,偶而逢場做戲也不為過,要是我不這樣的話,哪來那麼多錢可以給妳過這樣舒適的生活啊?」

「我……我不過是想告訴你……

「不用說啦!妳要說的我都會背了,也懶的一早就在這邊聽妳念經,我要上班了。」

笠日清晨。

「你回來了啊,累不累啊?怎麼又是滿身的酒味呢?公司的聚餐需要喝那麼多酒嗎?小心點,沙發在這邊啦!喂……要吐到浴室啦,不要把客廳弄的亂七八糟的,我今怎剛整理過的。」

「妳怎麼那麼囉嗦啊,打從我一進門來,妳就一直不停的講話,講的我頭痛死了,快滾開啦,不要在這邊煩我……

「你怎麼這樣說呢?我這樣也是關心你啊!」

「關心?關心個頭啦!妳只會一直綁住我,一直限制我,跟妳在一起那麼久了,妳的一切都是我給妳的,賺錢的就是大爺,我說東妳就得往東,但是妳不是,妳爬到我頭上來了吧?還敢質疑我到哪邊去了?」

「你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?說我綁住你?當初追我的時候,你說了什麼話還記得嗎?我等你當兵兩年,後來你工作穩定後說要住一起,我也沒有意見,你要我辭掉工作在家,我也答應你,我事事順你的意,現在你卻說我綁著你,賴著你養?你還有沒有良心啊?」

「妳還敢對我大聲講話?你知道我為這個家付出多少嗎?我辛苦工作賺錢養家,妳天天在家享受,難道我去個酒店輕鬆一下也犯法啊?」

「哈哈……你終於承認了吧!我的懷疑不無道理,阿美也沒有看錯,只是我一再相信你,想說你不會忘了我們在一起近十年的感情,但是,你忘的一乾二淨的吧?外面酒店小姐比較溫柔吧?比較漂亮年輕吧?不像我,為你做了多久的黃臉婆?」

「妳也非常有自知之明啊!還知道自己是黃臉婆啊!那妳自己想看看,要天天面對妳,我倒不如快活點,出去看漂亮小姐,至少她們不會一直對我說教。這個家我是一分鐘也不想待了。」

「那你走啊,最好永遠不要回來,不要在讓我看到你。你給我滾。」

「滾?是妳該滾吧?這是我買的房子,我付的貸款,再怎麼樣也輪不到我走,是吧?妳也最好滾的遠遠的,再也不要讓我看到妳。」

「好……我不會在讓你看到我的,永遠都不會的!」

「很好,非常好。記住妳現在說的每句話。以後不要哭著回來求我。」

「不會的,就算我死了也不會來找你的,你總算讓我看清你的真面目,我真後悔沒能早一點看到。」

靜默。

清晨。

這齣鬧劇是我最初也是最後的記憶了!

我還沒出生就已被宣判死刑了;因為,我再也聽不到她的心跳聲了。